闫勇

  2011-11-09

 
                                                 
                                                      
            画家——闫勇

闫勇是我师兄兼挚友,所以对于其绘画艺术敢于评说几句。
闫勇的花鸟画得益于任伯年、王雪涛诸公良多,深谙小写意之精神,所以总能在看似简练奔放的笔风之下流露出许多细腻、一丝柔情,于是他的画便“美”了起来,这也是他的花鸟画很为世人喜欢的一个原因吧。
闫勇的作品有个典型的特征就是粗中有细,写意画虽然突出一个“写”字,但从画风上看,基本上还是分成两个集团,一者是以粗放、老辣、痛快胜的,一者是以婉转、意味、沉静胜的。闫勇处于其中可称之为一个兼有二类之长的调和派。以前者为主,兼有后者之气质。这一点可能还是作者的性情使然吧。很难从技术层面解释清楚,那就是闫勇画的再狂放的作品,也总还是看上去带点含蓄、安静的状态。
闫勇的花鸟画非常巧妙的游走于雅与俗之间,既非一雅到底的八大式的孤绝,又非一味求美的恽南田式的圆融,而是在放逸与精谨之间恣意徘徊,时而泼出恍如青藤那样的牡丹墨戏,时而勾出丝丝羽毛都能清晰可辨的飞禽大鸟,一任作者当时的情绪,而能做到这一点是靠着扎实的艺术手法做基础的。正因为闫勇手段之多、之全,他的作品才永远不会让人觉得单调、雷同,而是五彩纷呈、妙趣迭出。
闫勇是一个不拘泥于某一素材的专门类的画家,而是广设博取,将所见所想之物象一一形诸笔端。在这方面,任伯年与齐白石属于个中翘楚,而闫勇也不遑多让,各类物象信手画来,不见生疏之感,反多憨拙之趣。闫勇对待画面对象的本领就是思之即来,来之则入画,毫不含糊。
在中国美术史上,善写孔雀的画家并不算多,任伯年首当其冲,他画的孔雀以青绿色为主,艳而不俗、恢宏大气。而闫勇的孔雀则多以禇墨为主,很有些“浅绛”的意味,更多文人意趣的同时不减画面的整体气局。孔雀正因其“繁”、其“美”而容易被画到俗里边去,这也是许多画家尤其是写意画家不愿涉足其中的重要原因。闫勇仗着自己驾驭画面的深厚功底,自然可说是信手拈来,孔雀不仅未成其白玉微瑕,反成其花鸟作品中最出彩之处。闫勇的孔雀有鹰隼的气质,目光锐利,身形矫健,举止间一股霸气存焉。他不同于多数人一位描绘孔雀的美丽,而是赋予其作者自家的审美取向——纵横大气。
闫勇的画平和、可爱,赏画者无论专业、阶层,皆可以从中找到欣喜之处,这也正是其高明的地方吧。

 



闫勇       《巴山夜雨 》                    68x136cm



闫勇            亭西雨薺图           68x136cm



闫勇       《林泉寻道图》          68x136cm
 
结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