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传好

  2011-07-19



著名山水画家——阚传好


阚传好 出生于湖北革命老区刘华清故里,字翰真, 又名川号、宗好、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艺术学院(今美术与设计学院 )中国画·书法专业、天津美术学院国画研究生班。曾在天津师范大学美术馆举办积学画展暨首次个人作品展、甘肃省兰州市博物馆举办志愿者西部行阚传好个人汇报展,多次与全国其他书画家举办大型联展,多次入选国家,省市大型美术展览并获奖,多幅作品英国、韩国、日本、乌克兰、美国等国收藏单位及友人收藏,个人作品曾多次在国画家、中国书画报等大型刊物上刊登发表。出版《传好画选》、《阚传好画集》《阚传好山水画作品集》。
 
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天津分会会员、天津市十佳青年美术家、天津市十一届文艺新星、天津市青联委员、天津市南开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天津市华夏书画艺术研究院秘书长、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天津市青年美协理事、天津师范大学书画学会理事、甘肃省白银市黄河石林书画院常务理事。中国青年美术网特邀主编、城市画派创始人。
     
2004年 天津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第六届美展 一等奖
     2004年 天津市第五届青年美展   优秀奖
 
            
2004年 入选全国十届美术作品展天津美术展览

2004年 全国书画家弘扬"仁义礼智信"邀请展  金奖
2005年 第三届中国书画艺术"华表奖" 美术作品展  获精品奖
2006年 天津市第六届青年美展  铜奖
2006年 国画、篆刻作品被天津师范大学艺术学院收藏
2006年 被中国书画市场价格评估中心评为“中国书画市场最
      具潜力艺术家”
           2007年 天津师范大学艺术学院07届毕业创作作品展荣获金奖
       并被收藏
           2007年 被共青团天津市委、天津美协、天津青联评为
      “天津市十佳青年美术家”
2008年 参加“抗震救灾”天津青年双十佳书画捐赠拍卖活动
2008年 参加“风从敦煌来”甘肃写生美术作品展
2008年 参加天津杭州两地青年美术家作品交流展
2008年 天津津派画家选拔赛之水墨新星十人展
2008年 参加"寻找美丽的中华"-天津中青年美术写生作品展
2008年“翰墨情”天津青年书画家扶贫助困展卖活动
2009年 纪念“陈少梅诞辰100周年”天津市优秀青年美术作品展
2009年 纪念“五四九十周年'天津青年书画家交流展
2009年“发展中的滨海新区”天津青年美术写生展  铜奖
2009年 入选 第十一届美术作品展
2010年“翰墨情”2010第一拍天津市书画家扶贫助困义拍活动
2011年 参加“爱我中华”资助百万空巢老人关爱志愿服务行动,
             捐赠作品由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收藏
2011年 参加天津市残联、天津市文联主办的“大爱情怀—
2011 年书画助残捐赠活动”,荣获“集善新星奖”
            2011年   “辉煌历程伟大丰碑”纪念建党90周年天津市大型采风
                        创作美术作品展获银奖
            2012年 天津市首届山水画名家邀请展
            2012年“翰墨情,春暖河东”天津市书画家扶贫助困大型拍卖活动
 

              2012年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70周年天津市美术作品展 银奖
      2013年“大美天津”天津市美术写生作品展  金奖
      2013年“传递心声好歌山色”阚传好刘甄山水画跨年展
      2013年“翰墨真情道自然、宏图再展小龙年”阚传好贺岁作品展
     2013年  “未来雪世界”阚传好雪景山水作品展


【阚传好】艺评


朴质苍润的法外之蕴——阚传好的山水画品

 

李可染曾说:“意境是山水画的灵魂”意境也是山水画最基本的审美范畴,在山水画中,画家与自然“神遇而迹化”,把自然界的山川美感进一步升华,采用一种既不真实但又不绝对抽象的山川写照,把有限的艺术形象拓展到无限的意境中,在无限的山水意蕴中使观者畅神而怡情,创造出了一种物我相融,象外之象的艺术意蕴。然而这种艺术意蕴的构建不仅需要画家掌握传统山水画的法度,具备纯熟的笔墨技巧,同时还要有一种至真的心性和品格,又能游刃于法度之内外而超于象外,臻于化境。

青年山水画家阚传好的作品,体现的正是这种艺术意蕴。他的山水画以其质朴无华的艺术表现形式,苍润的笔墨语言与大气磅礴的整体布局,为我们打开了新的审美视角。特别是其在笔法墨法的灵活运用上,显现出了他丰厚的笔墨经验和良好的艺术感觉。

中国山水画在几千年的发展演变中,形成了独特的表现语言和艺术规律,亦即我们常说的程式与法度。所谓法度,不单单指作画的手法,笔墨技巧的程式化,而是一个超越了单纯技巧层面的综合性范畴。它是笔墨与物象、自然与意境的纽带,山水画也正是在这种特定的法度中表现自然,在程式的规范中寻求自由地表现,营造出了物我两忘艺术境界。作为一个画家,阚传好深谙中国山水画中的画法与画理。他的山水画,以五代北派笔法为基础,直追宋元山水画的笔墨意趣,北宋山水的雄浑、南宋半山剩水的奇峭清幽与元代山水的清逸悠远在他的笔墨中已化为己有,特别是龚贤、黄宾虹、黄秋园等诸家的积墨法赋予了他的画面以浑厚和苍润之感。“神和乃润,气厚则苍”,阚传好的山水画之所以令人心驰神往,正是因为他得益于此。综观他的山水画作品,法度谨严,勾皴点染,笔无妄下,对笔法、墨法的把握恰到好处,整体画面变化丰富而自然和谐。在他的画中,山石刻画多以兼勾带皴为主,以骨法用笔,皴、擦、勾、点不滞不流而气韵生动,用墨浓淡相宜,干湿得当,与其笔法相映相衬,突出了笔墨的韵味和线条的张力。近景树木,以勾点法居多,把墨分五色的诸般变化于随意点染之中,生动地表现出来。远处的峰岚云影,墨迹明净透亮,深远而苍茫,与留白浑然共生,一下子拓宽了山水画的空间,加深了画面的意蕴。在他的笔下,很少能看到一些零乱而毫无审美特征的景物,画面的每一个物象似乎都像经过了严格的筛选和处理。树木之间的穿插,墨色层次的搭配以及山石之间的造型对比与笔墨层次变化等等,都使其相互呼应,疏密有致,在尺幅中营造出一个和谐的自然,并引领观者的神游其中。

在其画面结构的整体把握上,我们可以看出他对三远法的处理极为巧妙,不同的空间层次呈上下左右交错状,画面中注重整幅构图的大开合,整体布局密中求疏,虚实相生,主辅相成,对比强烈,使作品在变化中求得统一。近景恣意淋漓的舒放笔墨、中景苍莽深秀的浑厚感与远景的灵动与飘逸之感都被他不露痕迹的揉和统一在自己的画面中。这种既对比又统一的手法造就了独特的图像气势——大气磅礴。在其大气庞然的画面布局中又为我们设定了各个不同的观察点,让观者从任一角度来看都是一处美丽的景点,恰如“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小同”。崇山峻岭、古木奇树、屋宇村落、云烟雾霭,瀑布溪水等,山重水复,层层叠叠,雄浑而苍茫,寥廓而深远,自然的山水在画家笔下转换成有蕴味的无形的山水,亦是从有我之境转换为无我之境。著名美学家宗白华说,画境是造化与心源的合一。画家在进行绘画创作时,将自己的主观思想融入笔墨,画面就从客观的山水中提升到了主客观统一的的造化之境。在阚传好的画中正是体现了这种山水的表述,“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不是对自然山水的复制,而是在进行了主观的再创造转换成的心象山水,这就使得作品有了精神的内涵和诗意的情怀。

山水画是心灵的迹化。画乃心声,阚传好内在气质就是这么一个朴实、真诚而散淡的人,一如他的人,他的画面也是质朴无华的,没有一丝的喧哗与炫耀。阚传好对待艺术是踏实的、认真的,同时也是从容的、轻松的。尽管他对传统山水画笔墨技巧了熟于心,但他并不拘泥于古人,囿于法度之中不能自拔,而是于法度之外求其蕴,在继承与创新中稳健前行,把山水画从技法层面提升为精神层面,追求艺术的真性灵。在画风的取向上,阚传好并不绝对化,他的画以心性的自由为契机,因心造境,因意境而采用相应的表现手法。阚传好生于湖北孝感,定居于津。南北画风的融合与互补对他而言是一件很自然的事,在他的山水画中,苍劲雄浑的北派山水中透露出了南方人的智慧和秀逸,特别是在境界的营造与美感的传达上,阚传好别具匠心,注重对山川的真实体悟,绝不套用一种方法来画山水,也不能局限于某家某法。画太行山是一种画法,画黄山又是另外一种画法。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他先“罗五岳于胸中”,而后“收万象于笔下”。可以说,阚传好的山水画,是在传统山水画的沉淀与底蕴上的提升,以其笔墨语言作为媒介工具,以山水之形抒情。更为可贵的是他还在为自己不断地开辟发展空间,近期欣闻他又创作了一批雪景的山水,在山水画的图式、章法、笔墨、意境上,又有了新的突破。在他坚持不解的努力下,阚传好的艺术前景必定是广阔的
“技”是绘事的立身之本,而“道”则是画者的终极关怀,绘画作品的深层精神内涵也是艺术生命之源,因此由“技”进乎“道”也是每个画家成长的必由之路,技艺的精熟则是为了更好地表达精深的文化内涵,否则技艺再纯熟,也只是画匠而已,艺术也就丧失了生命力。

                                                                                                         
                                  (吕少英)



              踏遍红尘寻此山,此山已非红尘中

————读阚传好之画
              
 
     刚刚,柔和夏日阳光透过巴黎大皇宫的圆形玻璃穹顶,洒在一座巨大的脚踩白色珍珠的金色狮子雕塑上,当律动的音乐奏响,唤醒这中古世纪的的恢弘宫殿,模特们身着经典的斜纹软尼/飘逸的薄纱伞形裙/刺绣精美的盛装环绕在狮子脚下,复兴着巴洛克式的极致奢华,用2010chanel高级定制系列的时尚盛会向他们的品牌创始人——狮子座的香奈儿女士表达着由衷的敬意。转眼,2011的秀场上,karl大帝又用华丽繁复的珠宝、奢华绚烂的服装和纸醉金迷的场景将我们带到了那个已经消失的拜占庭帝国……
时尚是一场世纪的轮回,复古是永远的主题。美的缔造者们破解了人类审美的密码,在视觉盛宴中用复古开启了人们的心灵之门,引领着人们,在人类文明的长河中,找回那份遗失的美好。
度云山数余层,峰峦叠嶂依稀可见。沿石径,穿丘壑,行走于松柏之间,耳畔喧嚣的市声隐退渐渐。峰回路转,一条曲径插入古山的幽深之处,不知路尽处云海间,等待你的是萧寺老僧撞响沉钟,还是绝壁上隐士抚动泠泠的七弦之音?噌吰澄净的钟声回荡空谷,能否重组时空的碎片,唤醒你记忆中尘封的画面,和对宿命的感悟?亦或你正是撞破这高山流水的知音人呢?也许孤峰飘渺处,神仙居焉,深山幽静处,高人隐焉,只是世人的猜度,那白云深处,有的只是山里人家的袅袅炊烟罢了。
乍观传好之画,不禁神游其中。山水微茫,林光明澈,设色清雅,造境而无雕琢之感。画本无声,却令人睹之如闻天籁。烟云出没间,一个纤尘不染的清凉世界,流露的一种出世的智慧。苍峰耸立,云海翻滚,气象万千,群峰奇崛处却又有静谧之所。烟云变幻中流动着一种万壑幽深的气韵。大气磅礴中透出一种入世的情致。
以人为主体的世界中,山水本来是作为的背景存在的。而山水画中,却由于其终极形式的追问,而凸显其本真,或是说此时作画人回归其本位。山水恒常,而人生短暂,画家寄情山水,要先将其自身隐于山水,观象入道,离相如真,进入幽邃之境,进而对自身及人生的感悟与反思。如无此心,人虽入山水情境,却必是山水之外的对象,虽精心摹写,却徒得其形,神髓尽散。
入世未深,则画易浅薄,出世不彻,则难臻人生艺术的澄明境界。传好未过而立之年,观其画作,构图大势逼人,笔墨法度严谨,丝毫无少年浮躁之气孤峰/云海/深山之间亦不见萧索落寞之意万山竞秀,丝毫无造作姿态,只有一种充斥于天地间的浩然之气流动其间,大有宋山水之遗风。再看眼前的文弱青年,令人不禁惊叹,若非胸中有千万沟壑,笔下何来万叠云山?画为心迹,由画观心,传好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传好生于湖北孝感。《楚辞》中“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山中女神,香草美人,正是向往自然之美的浪漫瑰丽荆楚文化的写照。楚人感性多于理性,浪漫重于现实的思维方式,赋予了他对美独特感悟能力。砚池吐墨,藏髯呼风,他用画笔将自己的情感世界和山水世界构筑成一个新的世界。于是千里咫尺,松风烟云,湖光山色,都凝聚于尺幅之间。他将自己的精魂注入笔下的山水,赋予他们新的生命。因此读传好之画,绝非赏景,而是聆听其心声。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楚人素以“狂”著称阚总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楚狂”。在中华审美体系里,“谦谦君子”就应该是“温良如玉”。“狂”单看其字形就充满了贬义。然《论语》中有云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所以楚狂有着两层含义,一层是进取,而一旦,这种进取到极致,便成为癫狂、疯狂。在熟悉他的人看来,传好对艺术的痴迷,对表现美的渴求,便是到达一种近乎痴狂的状态。然而观其笔下山水,群峰出云,江天寥廓中,自有一份超尘绝俗的气度,写实中透着三分禅意,画面中充斥着一种人格的自由。可见其虽为“楚狂”性情,但本性却更多的属于“狷者”。
“剑折沙尽血洗风,七载成败转头空。荡恨笑饮苍天泪,段韧傲刻夕阳红。”乌江畔,楚歌起,剑影寒,美人血,离别泪……西楚霸王,纵使一败,也摧人至今。这便是楚人“血性”于乱世中的写照。当下非乱世,传好亦非侠客,但却有着一副侠肝义胆。凡侠之大者,不一定要有“力拔山兮气盖世”之能,但却都有自由和兼爱的情怀。自由是对自身价值的肯定,兼爱是对他人价值的肯定。传好乐于解危济困,凡力所能及,必然义不容辞。他热心慈善,翰墨助困,他慷慨泼墨;捐助灾区,他从不吝啬;朋友有托,他定施以援手。这些绝非沽名钓誉之举,而是情之所至,慈惠恻隐之心使然。文人墨客的儒雅之气丝毫不掩其血性男儿的豪侠风范。这种至情至性的侠气,在他《暖日》等作品中体现的尤为鲜明。
脱离人的感情,进入万物之真的探索,是哲学的境界。既关联着人的感情,又抵达万物的幽眇深邃之处是中国艺术的境界。相对于西方浩繁的艺术哲学,我们将其隐含在艺术的境界中,与其浑圆化合,莫辩彼此。在这个人人不是执于争权夺势/追名逐,就是沉迷于灯红酒绿/色相红尘的浮华时代,传好极目天涯,江山晨昏,用他的浪漫主义情怀,汲取天苍茫之气,用他的笔墨复兴着中华艺术的神韵,用自然之美的意境涤荡着世人的灵魂,平衡着尘世的喧嚣。  
                                       
                                                                                                                                                                                                                                                                              
子涵于厦门                            


 


 
 



阚传好 《太行秋韵》 97x97cm




阚传好 《三九初入寒气清》 50x100cm





 

阚传好《春雪初融》   50x100cm





阚传好 《空山新翠滴》  50x100cm







阚传好 《暖日》  50x100cm





出版作品集封面




出版作品集封面





阚传好    《瑞雪初融》     75x45cm





阚传好     《含露》     75x45cm





阚传好    《暖日》     75x45cm





阚传好     《瑞雪初融》    75x45cm













































阚传好     《云林尽染黄金色》    75x45cm





阚传好     《大岳声震四方》    35x60cm






阚传好     《黄石傅书友赤松》    47x75cm




阚传好     《山川清影映碧波》    75x47cm






阚传好     《溪山云起》    47x75cm





阚传好     《曲尽通幽处花木》    47x75cm





阚传好     《云横秀林》    47x75cm





阚传好     《秋韵静中有秋水》    47x75cm































阚传好     《云海静中响》    35x136cm

   

结网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