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英

  2011-11-19



著名人物画家——何家英


 
 
 
何家英,男,1957年生,天津人。著名国画家。1980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现为全国政协委员、天津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天津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天津画院院长。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天津文联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 何家英是当代中国画坛的著名工笔人物画家,被誉为“最有希望最有代表性的年轻一代画家”。他着眼于中西方绘画的相通之处,在两者的契合点上参悟因革,尊重传统而不束于旧范,问途城外而不流于追随。他的创作高扬写实精神,注重生命体验。作品刻画具微,布置谨重,人物清丽莹洁。他的写意作品也能别创新意,含蓄、虚豁、自然大方。作品注重对心灵的卓越表现和对人性的深刻关注,为中国人物画的创新作了富有成就的探索。先后到日本、韩国、印度、香港等地参加画展,已出版的画册有《何家英作品集》、《何家英画集》、《当代实力派画家——何家英》、《名家手稿——何家英》、《当代国画大师代表作品集》等。
 
 1979年参加“天津第二届青年美展”,作品《海田归》获二等奖。
1980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并留校任教;参加中国美协创作班到葛洲坝及
三峡体验生活,并创作了水墨画《春城无处不飞花》,获“天津第二届青年美展”一等奖、“第二届全国青年美展”二等奖。
1981年加入美协天津分会、中国美术家协会;同年赴
敦煌考察;创作工笔画《街道主任》,并参加“天津市庆祝建党六十周年美术作品展”。
1982年参加天津美协创作研究班,深入太行山研究创作。
 
 
1983年创作工笔画《山地》,并获“天津市第二届青年美展”一等奖。
1984年创作工笔画《十九秋》,与《山地》同时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展”;《十九秋》获
1983-1984年度天津鲁迅文艺奖优秀作品奖;同年参加第四届中国美协会员代表大会,当选为理事。
 1985年创作水墨画《惊蛰》,并参加“北京国际青年年美展”,获鼓励奖;创作工笔画《米脂的婆姨》,并参加“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作品联展”;参加印度举办的“世界绘画双年展”;参加中国美协在香港举办的“当代中国画展”;同年任美协天津分会常务理事;《米脂的婆姨》获1985-1986年度天津鲁迅文艺奖优秀作品奖;东方美术交流学会成立,任会员。
1987年当代工笔画学会成立,任理事;参加“南北方中国画展”;任天津美术学院讲师。
1988年创作工笔画《酸葡萄》,并获“当代工笔画学会首届大展”金叉大奖;创作工笔画《女红》、《朦》,并参加“台湾当代大陆工笔画展”
1989年创作水墨画《易水河畔》,并获中、日国画合同展金奖;创作工笔画《魂系马嵬》,并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和新人奖;《酸葡萄》获“天津市青年艺术精品展”优秀奖、1987-1988年度天津鲁迅文艺奖优秀作品奖。
1991年创作工笔画《秋冥》,并获当代工笔画学会二届大展一等奖;任当代工笔学会常务理事;被聘为
天津画院院外画家;应邀创作工笔画《中国四大美人》;特邀参加在日本东京的上野之森美术馆举办的“中国的四季美展”,并随团出访日本;《中国四大美人》捐赠给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希望工程集资。
1992年创作水墨画《丽日》,并参加“天津建党七十周年美展”,获二等奖,并参加“庆祝建党七十周年全国美展”;任天津美术学院 副教授。
1993年《米脂的婆姨》、《十九秋》赴南韩参加中韩美术协会交流展;创作工笔画《落英》;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白庚延·霍春阳·陈冬至·何家英中国画邀请展”,并在天津美术学院做汇报展;八幅工笔作品参加“1993年度美术批评家提名展——水墨部分”;赴韩国
仁川参加天津、仁川美术交流活动;《秋冥》参加“香港亚洲艺术博览会”,获天津鲁迅文艺奖——优秀作品奖。
1996年创作工笔画《桑露》,并获全国首届中国人物画大展银奖。

何家英作品

 

 

1997年《淡日》获第三届BESET美术节北京展优秀作品奖;速写数幅参加美术院校速写展;任天津美术学院教授;《子君》参加中国当代名家作品珠海邀请展。
1998年参加“中国美术二十年启示录展览”;任理事。
中国工笔画学会副会长;参加“跨世纪中国画名家21人展”;参加第五届全国美代会,任理事。
 1999年《米脂的婆姨》获全国九届美展铜奖;参加全国政协在联合国总部和纽约亚洲文化大厦举办的“中国当代名家书画展览”;创作水墨画《濠江花路》,并获
文化部举办的“庆祝澳门回归祖国中国艺术大展”优秀奖。
 2000年在香港举办“何家英画展”;工笔画作品六幅参加“世纪之门·中国艺术邀请展”;参加在日本东京举办的“中国当代名家书画展”;创作工笔画《韩国留学生》,特邀参加“迎接老纪中国工笔画展览”;参加文化部在香港举办的“中国当代绘画书法作品展”;创作《春光初现》、《澳门即景》,并参加“第二届深圳国际水墨画双年展”;《初春》、《消夏图》参加“新中国画大展”;《酸葡萄》、《桑露》参加法国巴黎“中国文化季传统与变革——中国现代水墨画和雕塑展”之后又在欧洲其它国家巡展。
2001年作品数幅参加文化部在
2002年在广州逸品堂举办“何家英画展”;在深圳青藤茶社举办“霍春阳、何家英作品观摩展”;创作工笔画《百合花》,特邀参加“当代工笔画学会第五届大展”;参加“世纪风骨·中国艺术五十家展览”。
2003年创作工笔画《幽谷》、《心语》;参加中国政协举办的“天津优秀作品十人展”,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参加“开放的年代——中国美术馆建馆五十周年纪念展”;参加“今日中国美术大展”获最受观众欢迎奖;参加“北京国际双年展”;参加第六届全国美代会,任理事;工笔画三幅在文化部文化艺术促进会、韩国汉城
世宗文化会馆举行的“汉城·中国书画艺术展”获金奖;作品《苍桑》特邀参加“精致与微观·小幅工笔画展”。
 何家英技法全面,从国画的写意、工笔到西画的素描、油画、水彩、水粉,无所不通,因此探索新的艺术形式 时,尤显优势。作品《山地》的创作成功,标志着工笔人 
 
在中西结合上有了突破性进展,创造出一种新的大的优势是有一双敏锐的眼睛,使他在准确深入地洞察感受物象方面胜过常人,但超凡的观察力往往同时得益于综合的知识修养。潘天寿先生认为:大自然中到处充满诗意画意,不过是有待慧眼慧心人随意拾取罢了;“‘空山无人,水流花开’,惟诗人而兼画家者,能得个中极致。”何家英也是这样。他说,他看东西比较全面,中国的、西方的、日本的、印度的、现代的、古典工笔画本来不宜太大,但他发现日本的浮世绘美人画尺寸并不小  1980年《春城无处不飞花》获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二等奖。代表作品有《魂系马嵬》、《米脂的婆姨》、《酸葡萄》、《十九秋》、《秋冥》、《山地》、《街道主任》、《无声》等。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获银奖、全国青年美展、当代工笔画学会大展及文化部“中华世纪之光”中国画提名展,《秋冥》被选入百年中国画展。其作品风格严谨精致、朴素大方,造型准确,善于描绘处于静态的人物内心世界,具有完美的格局和象征性绘画语言,其意义之重大,可谓画家借鉴油画手法,用高光强化光线效果,将整幅作品处理成偏红的暖色调,突出了烈日灼烤的感受。何家英获奖作品以女性题材为多。女性绘画并不新鲜,古有仕女画,民国有月份牌美人画、年画。何家英认为,对低俗的艺术倾向应当抵制,它涉及到女性人格尊严,更反映出画家审美价值观的取向,对今天女性自身生存状态、生命价值的思考和表现才是画家的责任。通过对具有时代特点、个性特征和女性自我意识的刻画,使她们发现和确立自身价值,作为文化主体进入审美领域,才是其美学意义所在。在表现女性美时,他注重挖掘不同女性心理的内在美感,通过对其心灵自然流露出的纯真、朴实、善良,表现出一种人格上的气质美;如《心语》、《十九秋》、《酸葡萄》、《人体》等,都能真实地反映了他的这种追求。

真诚细腻的激情和梦幻般的理想色彩

  何家英为中国工笔人物画向当代性的转型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他创造性地借鉴了中国工笔画的传统和西画中严谨扎实的造型技法,结合当代人的审美观点,创作出一大批洋溢着时代气息的作品。读他的画,会从中找到一种真诚细腻的激情和梦幻般的理想色彩。

独特的创作理念

  何家英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自然与他独特的创作理念分不开。在他眼里,继承传统和创新其实是“一事两步”,“哪一个都不能丢,丢了一个也就丢了另一个,真有传统者总想为创新开路,真求创新者不会拿传统祭刀”。他的这一思路既是对当下中国画领域的时尚潮流的反思,也是对自己创作的要求。他力求在东西方不同的传统中探求相同的规律、彼此的契合点。
 
  作为一位深谙传统的画家,何家英对晋唐画风达到的雄浑雅健、造型饱满、高逸充盈、朴素自然的高度赞不绝口。这正是他所要继承的传统,也正是他的工笔画所汲取的传统营养。他深信:“中国画,至少是中国工笔画,其精神意度、方式方法,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容纳西画的。当然,这里大体上是指晋唐画风。”

善于吸收西画营养

  何家英除了对传统有着独到的认识外,对中国画吸收西画营养的方式也有自己的见解。他反对那种只吸收概念,只做表面文章的做法,认为“与其接受那些大而不当的概念,不如借鉴些具体方法解决问题。西画的观察、审视、理解和提炼,和晋唐传统并无二致,可对应、契合。很多的西画作品能更直观地给我们实践上的参照,这种实实在在的启悟益人神智”。

当代女性是何家英惯用的题材

  他自己也曾说过:“我的画,偏重于女性描绘。”这种题材很难画,因为很容易让作者和读者堕入一种思维定式:把女人当美女看。何家英在创作中特别警惕这种概念化、俗气的倾向。他在创作中非常注重“求异”,认为创作必须要“充分刻画,从外在形象到精神气质,体会其微妙之异”。而且,“必须要赋予对象以我的思想、感情、格调,这才是我的画”。

 人物谈创作

  何家英技法全面,从国画的写意、工笔到西画的素描
、油画、水彩、水粉,无所不通,因此探索新的艺术形式时,较之他人局限要小些。可以说,《山地》给我的感觉是震撼性的。画家借鉴油画手法,用高光强光线效果,将整幅作品处理成偏红的暖色调,突出了烈日灼烤的感受。作为对工笔人物画的尝试,似乎是前无古人的。何家英获奖作品以女性题材为多。女性绘画并不新鲜,古有仕女画,民国有月份牌美人画、年画,今日女性肖像更充斥电视、报刊,问题是将其作为文化主体,还是作为文化“宠物”? 
 
 
 
 
 




































 











 

 
  

1974年在天津市宁河县赵本公社大邓大队插队。
1977年考入天津艺术学院(现为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学习中国画。
结网提供技术支持